又被问会不会戴口罩 特朗普:若觉得戴口罩重要会戴


英国女王还鼓励民众,“尽管我们之前曾面临挑战,但这一次有所不同。这次,我们与世界各国一道,利用科学的巨大进步和我们的同情心来治愈疾病。我们将会成功,成功将属于我们每一个人。虽然我们还要忍受更多的痛苦,但美好的日子还会回来。我们还会与朋友重逢,我们将与家人团聚,我们还会再相见。”

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纽约时报》曾评价称,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资料图:约翰逊与英国女王握手合影(路透社)

报道称,白宫疫情工作组大多成员在羟氯喹被证实前,对其持谨慎态度。而纳瓦罗则积极谈论该药物,相信它有效。与特朗普亲近的福克斯新闻的肖恩·汉尼提、鲁迪·朱利安尼等也一直在吹捧宣扬该药。

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虽然福奇和纳瓦罗在战情室爆发冲突,但福奇与特朗普和彭斯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然而,也有一些官员对福奇观点态度的转变表示不满。

但纳瓦罗的嗓门越来越大,反攻福奇称,“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

“据我所看到的研究,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显示了(该药)‘明显的治疗效果’”,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而后,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

眼见会议室火药味越来越浓,彭斯跳了出来试图缓和氛围,说到,“很明显,大家都想让纳瓦罗先坐下来,别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此外,《国会山报》指出,在特朗普力荐之下,联邦政府和官员已经采取实际行动推广羟氯喹,同时该问题也成为白宫内部的一个冲突点。

里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你就答应了吧”。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

6日早些时候,首相府发言人表示,约翰逊在医院度过了“舒适”的一晚后,精神情况良好,继续留院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