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国对抗击新冠病毒有丰富经验和深刻理解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报道称,3月20日之前,日本厚生劳动省的集群对策班就制作了预计东京今后感染人数将增长的报告。报告预计,“1周内将新增感染患者51人”,并呼吁东京方面提高警惕。鉴于新增感染人数急剧增加,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请求民众周末避免外出和落实在家办公。

同样租住在该小区的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居住在该小区的7栋,案发地是6栋。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3月27日早上,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的万科天誉花园三期发生一起坠楼事件,两名初中生坠楼身亡。

如果出现爆发式激增,日本厚生劳动省预计,最糟糕的情况下,东京一天就会有4.5万人疑似感染者前去就诊。为此,东京都计划准备4000张单间病床,但目前还差很多。为了将病床留给重症患者,只能让轻症患者回家休养。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有业主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照片显示,两名学生摔到了一楼临街铺面的地板上,其中一名学生还穿着校服,有医护人员拿着仪器在现场进行检测。

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更是赤裸裸的“霸王条款”。如今在疫情期间,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公平交易原则。否则,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还做出违规的行为,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背锅”。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